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刘飞,社广州8月3日电题: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_ 玛纳斯资讯网
首页 > 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刘飞,社广州8月3日电题: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 > 正文

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刘飞,社广州8月3日电题: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

来源:新华社 | 2019-08-03 10:08:00

新华社广州8月3日电题:空中骄子——记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二大队大队长刘飞

李秉宣

巨大的加油机拖着长长的油管,银翼下,两架国产新型战机正在进行空中加油。

突然,加油机报告,前方有浓积云。

此时,战机油料未满。退出,航程不足,意味着任务失败。保持航向继续加油,电闪雷鸣的云团蕴藏着无法预测的巨大风险。

作为僚机的刘飞提出一个大胆建议,继续空中加油,三机编队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,绕过浓积云。

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建议,战斗机空中加油是高难度、高风险飞行课目。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,更需要三机无缝衔接、紧密协同。

最终,刘飞和战友们以过硬的技能和过人的胆气出色完成了这项任务。

“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赢”  

在刘飞众多的荣誉中,“金头盔”无疑是最有分量的一个。

作为空军自由空战考核的桂冠,“金头盔”是飞行员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。

2017年,刘飞携手战友姬厚利第二次出征“金头盔”比武。

“我佯攻,你攻击。”刘飞说。

垂直爬升、急转下降,雷达、干扰双开,再次释放干扰弹……刘飞连续机动,避开致命一击。

“目视发现‘敌’机。”姬厚利报告。须臾间,雷达稳定截获目标,两枚导弹准确命中。

这次比武,两人成功加冕“金头盔”。

姬厚利说,“金头盔”比武的设计初衷是要给飞行员立一个门槛,设一面镜子,让飞行员看清自己与打胜仗有多大差距。

“如今的‘金头盔’比武又有了新变化。”刘飞说,“击落制、设置任务背景、实时评估、退出机制,规则越来越贴近实战。”

规则在变,战法在变,但制胜的机理不会变。装备在变,对手在变,但打赢的信念永不变。

战斗风格泼辣的刘飞,给自己取了一个温馨的微信昵称——平安。“我的职业是飞行,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赢,‘平安’是我能给亲人的一点安慰。”

刘飞清楚,对一支军队而言,只有敢打必胜,国家才能真正平安。

“飞行是脑力和体力劳动的综合”

中文无码百度影音 中文无码百度影音

展开全文

中文无码百度影音

“随着装备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,现在的飞行是脑力和体力劳动的综合。”刘飞口中的飞行,更像是一道高深的数学难题。

在大数据背景下,一切都变得精准。“空中对抗,我是什么高度?对手是什么高度?我是什么弹?对手是什么弹?他距我多远能发射……”刘飞说,早机动一公里,导弹就可能制导不完,晚机动一公里,就有可能被对手击中。飞行员就是要把握时机,在那最正确的一公里、一秒钟完成动作。“这一切飞机都不会告诉你,需要飞行员时时刻刻去心算。”

空中态势瞬息万变,空中能快速心算的基础,是地面上更为细致的精算。

方法有捷径,功夫无捷径。仗怎么打,平时就怎么练。训练不再是飞时间,而是练对抗。“带着目标去飞,带着设想去练,战机始终处在全状态。”刘飞说。

正值酷暑,由于动作猛、载荷大,刘飞每次对抗下来都是汗流浃背,大腿被勒出条条血痕,“一走下飞机,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,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横着走,但心里却无比的踏实安稳”。

“我是飞行员队伍中普通的一员”

翻开刘飞的履历,会发现他的履历标准得堪称样板:经历初教机、高教机,飞过二代机、三代机;“金头盔”飞行员、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、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……

虽然获得荣誉很多,但刘飞从不将荣誉挂在嘴边。

“我是飞行员队伍中普通的一员。”谈起对自己的定位,刘飞这样说。

中等身高,圆脸,笑时如春水,严肃时一脸硬汉之气,第一眼望去,他甚至有些拘谨。  

唯有聊起飞行,聊起空战,才能深切感受到他的与众不同。“一坐进座舱,我就有种愉悦感。我对自己特别有信心,每次升空作战,都觉得是要给自己的军功章上增加一抹新的色彩。”刘飞说。

英雄,出自英雄的群体。这个人才辈出的群体,亦令英雄之光代代传承。

御长风以高翔,淬烽火以刚强。刘飞的冲天斗志何尝不是人民空军不断挑战极限的缩影。(完)

最近更新

相关文章